很想抱月光很想钻漩涡

二十二与小九九的情诗【一】

SAUCE沙司:

种竹梗


西辞:



白二十二白居易,字乐天。




元九元稹,字微之。




翻开两人的诗集半本都是寄元九,叹元九,哭元九,赠元九,酬元九,梦微之,忆微之,和微之,答微之,赠乐天,梦乐天,酬乐天,和乐天。




元九元九元九




乐天乐天乐天




“死生契阔三十载,歌诗唱和九百章”




连白先生本人都很有自知地说:“近来文卷里,半是忆君诗。”




吾心甚累_(:з」∠)_




一时起意把两人有(ròu)趣(má)的唱和寄赠做个整理,从元和五年(公元810年)开始,按编年的顺序。为什么是元和五年呢,因为这一年两人经历了相遇七年来最长时间的分别。




“人生只有别离时好,相见时好,这时我们不俗”废名说。




在他们很俗很俗的日子里,在华阳观“闭门累月”那一年,白先生还写了篇千古流传的《长恨歌》,而今想来,论情深,于我心,还抵不过一句微之微之。




 




元和五年




小白在长安




元九因弹劾房玄龄之子,被召回罚俸,途中得罪了宦官。




得罪的过程大概就是他到了驿馆,住了上厅,来了几个宦官也想住,他不给,睡着睡着就被拖出去暴打了一顿。。。【竟然还有点萌是怎么回事!?我已经给小白打电话了…




总之唐宪宗就以“失宪臣体”为由,贬元九到江陵。




 




三月二十四日宿曾峰馆,夜对桐花,寄乐天  元稹




微月照桐花,月微花漠漠。怨澹不胜情,低回拂帘幕。
 叶新阴影细,露重枝条弱。夜久春恨多,风清暗香薄。
 是夕远思君,思君瘦如削。但感事暌违,非言官好恶。
 奏书金銮殿,步屣青龙阁。我在山馆中,满地桐花落。




【春天,思君瘦如削。我在山馆中,满地桐花落。




于是小白回他说




初与元九别后忽梦见之及寤而书适至兼寄桐花诗怅然感怀因以此寄  白居易【他们可能是在比谁的标题长_(:з」∠)_




永寿寺中语,新昌坊北分。归来数行泪,悲事不悲君。 
 悠悠蓝田路,自去无消息。计君食宿程,已过商山北。 
 昨夜云四散,千里同月色。晓来梦见君,应是君相忆。 
 梦中握君手,问君意何如。君言苦相忆,无人可寄书。 
 觉来未及说,叩门声冬冬。言是商州使,送君书一封。 
 枕上忽惊起,颠倒著衣裳。开缄见手札,一纸十三行。 
 上论迁谪心,下说离别肠。心肠都未尽,不暇叙炎凉。 
 云作此书夜,夜宿商州东。独对孤灯坐,阳城山馆中。 
 夜深作书毕,山月向西斜。月下何所有,一树紫桐花。 
 桐花半落时,复道正相思。殷勤书背后,兼寄桐花诗。 
 桐花诗八韵,思绪一何深。以我今朝意,忆君此夜心。 
 一章三遍读,一句十回吟。珍重八十字,字字化为金。




【这是一个我刚梦到你,你的书信就来了的故事。




晓来梦见君,应是君相忆。梦中握君手,问君意何如。




我算着你的食宿路程,应该已经过了商山北了。夜里无云,皓月当空,我梦到你,是你想我了罢,在梦里握着你的手问你过的怎么样,你说相思苦,书信无可托。醒后还没来得及写信诉说,就传来咚咚的敲门声,是商州信使,送来书信一封。




以我今朝意,忆君此夜心。 一章三遍读,一句十回吟。珍重八十字,字字化为金。




所以情话的技能,你们get了么_(:з」∠)_】




 




酬元九对新栽竹有怀见寄 白居易




昔我十年前,与君始相识。曾将秋竹竿,比君孤且直。
 中心一以合,外事纷无极。共保秋竹心,风霜侵不得。
 始嫌梧桐树,秋至先改色。不爱杨柳枝,春来软无力。
 怜君别我后,见竹长相忆。长欲在眼前,故栽庭户侧。
 分首今何处,君南我在北。吟我赠君诗,对之心恻恻。




【秋天,微之写了首《种竹并序》给阿白。




怜君别我后,见竹长相忆。长欲在眼前,故栽庭户侧




阿白说曾把九九比作秋竹,又孤傲又正直,心疼九九离开他以后,只能看着竹子思念他,希望时时刻刻相见,于是把它种在庭院边。】




 




又一日,小白写了首诗去劝九九喝酒(《劝酒寄元九》),说酒是销愁药,神速得不得了。九九回他说




酬乐天劝醉  元稹




神曲清浊酒,牡丹深浅花。少年欲相饮,此乐何可涯。




沉机造神境,不必悟楞伽。酡颜返童貌,安用成丹砂。




刘伶称酒德,所称良未多。愿君听此曲,我为尽称嗟。




一杯颜色好,十盏胆气加。半酣得自恣,酩酊归太和。




共醉真可乐,飞觥撩乱歌。独醉亦有趣,兀然无与他。




美人醉灯下,左右流横波。王孙醉床上,颠倒眠绮罗。




君今劝我醉,劝醉意如何。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最后三联简直不想翻译,翻译出来18禁_(:з」∠)_




所以你现在劝我喝醉,是想怎样呢。




 




810年元白的唱和寄赠有五十余首,这只是其中几首。虽然九九被贬江陵,但好在年轻,身体也康健。等再过几年,阿白说“进不得相和,退不能相忘”九九说“直到他生亦相觅”阿白说“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而九九在地下再无可知的时候,才是真的很虐了。




 


评论

热度(9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