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想抱月光很想钻漩涡

【伪装者|楼诚】核桃

果然不是我一个人怨念阿诚小可爱没有吃到核桃!!!

唐重郁:

医院病房里,明楼皱着眉看着刚刚做完手术脸色煞白的阿诚。
虽然自己尽最大可能把射击角度控制到了精确,子弹是从阿诚肩膀贯穿而出,停止作用不会造成太大的伤害,但说到底是枪伤,疼痛仍是免不了的。阿诚的麻醉药药效还没过,但即使是在无意识状态下他也仍紧抿嘴唇,眉头也紧皱着。
明楼下意识地伸出手去,想去看一看阿诚的伤口,却在快要碰到他的时候收回了手。他怕弄疼了他。

阿诚再醒过来的时候,明楼正在一旁看报告。明楼听到声响,走到阿诚身边:“醒了?感觉怎么样?”
阿诚摇了摇头,问道:“……明台……?”
明楼心领神会,答道:“任务顺利。成功击杀南田,许鹤也死了。"
那就好。阿诚松了口气。麻醉药的药效还有残余,他没有力气说话,只能点了点头。
明楼手撑着床边低头看他:“你受苦了。”
阿诚抬起右手,轻拍了拍明楼的手,没再说话。

第二天明楼过去的时候,阿诚的精神好了许多,正倚在床头看早上的报纸。
明楼一边脱外套一边问道:“好点了?”
阿诚回道:“好多了。”他说着,抖了抖手里的报纸:“藤田要来了?”
“是,他明天就会来‘兴师问罪’了。”
“好。”阿诚说着就要起身,明楼赶紧按住他:“你做什么?”
“出院。我是在南田眼前受的伤,紧接着南田就被杀了,藤田肯定会问的。”
明楼把他按回床上,怕扯了他的伤口所以没敢用力气:“你先安心养伤,这点儿小事你不用担心,我已经安排好了。”
阿诚看明楼一脸成竹在胸,知道他已经做好了部署,就答应了一声又躺回了床上。

“想吃点什么吗?”明楼看了看手表,已经到吃晚饭的时间了。
阿诚身上止疼药的药效早就过了,伤口处一阵疼过一阵,弄得他一点胃口都没有。他忽然像想起什么似的,问:“那天买的核桃,还有吗?”
“还有好多呢,你买了十斤。”明楼问:“怎么,想吃了?”
阿诚点点头。

十分钟后,明楼接过下属从明公馆里拿来的核桃,坐在床边砸了起来,砸出来的核桃仁一粒不落全递到了阿诚的手里。
“你还别说,那天看你砸没觉得多费事,今天试了试倒真是不好砸。”明楼低着头,和坚硬的核桃做着斗争。
“嗯,改天我去买个专门夹核桃的钳子回来。”阿诚说着,把手里的核桃仁递回了明楼的掌心里。

—————END—————
其实就是个脑洞,拿手机码的,阿诚哥那天只顾着砸核桃了没吃到,核桃仁全被小少爷拿去了。
不我其实就是被两人坐在楼梯口阿诚哥给明长官递核桃的那一幕给甜到了。
大力发糖不要停啊啊啊啊!


评论

热度(64)

  1. 很想抱月光很想钻漩涡神無郁 转载了此文字
    果然不是我一个人怨念阿诚小可爱没有吃到核桃!!!